ofo线上退押金排号过千万 工作人员:等着退钱就行

2018年12月 20日 10:45 | 来源: 中国之声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小黄车线上退押金排号过千万 单日前进仅八千,退款到手要等三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小黄车退押金难”是ofo身上一个深深的烙印。“APP里退款按钮被设置成灰色、客服电话无人接听、用户冒充老外后就迅速退款。”正当这一系列问题让本就风雨飘摇的ofo焦头烂额的时候,近日,北京ofo公司门口数百人寒风中排队退款的消息,再一次把ofo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2月17日,ofo官方微博公布了退押金的新政策,称线上和线下登记合并在一起,将按照用户申请顺序退还押金。目前线上排号人数已经突破千万,后续申请的数字还在持续增加。若以每位用户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至少有10亿元。记者前往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最新办公地点,寒风中,排队退押金的队伍绵延到大街上。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

ofo公司“门庭若市”:有人专门请假来退款 有人等了15个工作日也没到账

ofo公司门口用门庭若市形容毫不夸张。18日下午2点记者来到了ofo公司所在的北京市海淀区互联网金融中心,外边广场上设置了很多排队的围栏,大厦门口的空地上还摆了几个易拉宝,指导人们如何进行线上退款。据记者目测,大厅和广场上排队等待退款的至少有两三百人,以及至少有15名的安保人员在维持秩序。


专门请假过来排队的王女士说,早上8点到的时候大厅已经站不下人了:“专门请假过来的,我住在四惠东,我6点左右起床,6点50从家走的,虽然还没有在那个栏杆处,但已经是在门外了。”


专门请假过来排队的人不在少数,程女士也是其中之一,但她来排队的原因和别人不太一样,“我想那我成功了那我看下记录吧,我的支付宝就没有收到,而且我也去查了我的银行卡,我根本就没有收到。专门请假扣着工资来查这个,因为我是觉得199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对不对?”


记者查看了程女士的退款记录,显示是199元押金在10月23号已退还,但是根据程女士提供的支付宝和银行卡流水显示,押金并没有到账。“它这个行为很让人气愤,如果你没有成功你可以显示退款中,那我可以等一等看什么情况,你给我显示成功了,我并没有收到,我觉得这个性质是变了的。”

按照ofo方面之前的退款政策,在软件里申请退押金后,0-15个工作日就会到账,但是不少用户反应,他们并没有收到。至今没有收到押金的张大妈:“说等0到15个工作日,我也等了15个工作日,我都等了两个15个工作日,完了呢我打了无数个它的客服电话,永远打不通,要么就似乎嘟的一声挂断了说电话忙,要么就是说一大堆没用的拨12345……”

线上押金退款排名已突破千万,单日前进8088位 工作人员:按流程操作等退款即可

18日下午2点,按照ofo公司方面给出最新的退押金方式,记者通过软件进行了申请,显示记者已经排到了906万的位置,19日排号人数已经突破千万,后续申请的数字还在持续增加。ofo公司现场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按着流程操作,就等着退钱就好了。


记者:“这个退款的步骤是?”

ofo工作人员:“填写支付宝账号,然后就排上队了,就等着排序向下发就可以了”

记者:“我刚才也申请了,排到900多万……”

ofo工作人员:“那是前边有重复提交的,就跟咱吃饭拿号一样,前边都是排好几遍,只要你进入到排号的流程,就等着被退钱就可以了,我们腾出手来就开始退了,排着序大家挨个发。”


对于记者对资金问题提出的担忧,现场工作人员表示退押金肯定会做下去:“(退押金)我们肯定会接着做下去,如果我们不做了,那我们何必组这个摊呢?”

同时,另外一名工作人员还对记者900多万位的退押金排名进行了解释,称这是提交次数,并不代表实际人数。

ofo工作人员:“900多万次,有点人可能申请10多次,你要再填一遍你也申请两次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记者:“那会不会我填多一点,退的几率大一点?”

ofo工作人员:“不会,假如说你第一次申请是排到60多万,再申请80万次,再申请可能100万次,你只要60多万那个轮到你了,你处理完之后,后边的两次就取消了。”


截止到19日中午11点,ofo线上押金退款排位已经高达1070万位,记者调查发现,从18日到19日,单个用户的退款排位名次只前进了8088位,也就是说,按照这个退款进度,把目前所有人的退款申请处理完,至少需要几年的时间。

公司创始人发布全员信件: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

19日,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件,提到近期面临集中退押金的问题,称一度想把运营资金全部砍掉来退还押金,甚至是解散公司、申请破产。但在信件最后,戴威表示ofo将不会逃避,会勇敢活下去,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ofo的用户负责。


ofo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件,表明对欠款和用户负责到底。一方面这种态度值得鼓励,但另一方面,我们不仅要看广告,还要看“疗效”。对于用户的押金,ofo小黄车方面到底能否按时退还,这仍然有待时间的检验。倘若押金仍然迟迟不退,数以千万计排位用户的权益该如何保障?这次是小黄车,那下次会不是小黑车、小白车?共享单车的押金难题到底怎么求解?我们接着来听报道。

律师观点:个人维权成本高收益低 企业保管押金需妥善管理

一两百的押金值得专门请假过来排队吗?现场不少用户表示除了钱之外,他们更需要一个迟迟不退的说法,如果最后ofo真的不退了,他们也无能为力,“我加了维权群,后续我肯定想看大家怎么打算怎么做的。因为我一个人说实话,我也不值当为了199去起诉它,我也没有这个时间去耗费,我也要工作,那只能认栽了呗。”

对于小黄车这种迟迟不退押金的行为,专注于互联网领域的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律师认为,从合同法角度来说,它属于一种违约行为,应该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但李亚律师对用户个人维权并不看好,维权的成本太高,收益过低是一个问题:“从法理上来说,比如说你通过诉讼或者按照它们合同中约定的争议处理的方式,去进行诉讼或者仲裁都可以。但关键是如果你针对199块钱去通过这种方式去解决的话,我觉得很多人到最后就放弃了。”

李亚认为庞大的押金如何管理,是这些企业在处理押金时所面临最重要的问题。

“其实从财务的角度来说,如果说ofo这个企业收了押金,这就属于保管性质,不能列入他们的收入,但是一些企业他们可能会享有这些现金流的使用权。那么如何管理这一块,我想如果有专门的机构去托管,或者说如果有银行的监管账户去监管管理的话,可能会更好一些。”

专家:商业模式不成立是造成ofo押金难退的主要原因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认为,商业模式上的不成立可能是近期小黄车押金问题的主要原因:“共享单车的模式更有可能是存在一个大的生态当中,就好比我们讲一个人的手好不好一样,共享单车也许只是人的一双手,它本身无所谓好不好,只有存在于人的身体当中,它才能健康的运存。当人们对你的信心如果是崩溃的时候,那是什么东西都救不回来的。”


陈永伟认为共享单车模式不是自己独立的运行,目前发展较好的共享单车企业现状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它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能不能独立成立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看比如说摩拜融入到了美团、滴滴还有阿里等等,它们用这个单车做什么呢?可能未必就是用这个单车本身来赚钱,但是它可以服务整个城市服务的大战略。”

随着申请退款的队伍越来越长,ofo也越来越艰难,它将如何收拾残局退场?中国之声将会继续关注。

记者 常亚飞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