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不良率高企 农商行IPO屡亮红灯

2018年07月 26日 11:23 | 来源: 中国经济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在经历一年的平淡期后,各地农商行又开启IPO的大门,但却并没有收获两年前的光景,2018年7月以来,已有两家计划IPO的农商行都被临门叫停,而不良贷款率激增也成为农商行必须面对的问题。分析人士认为,未来部分农商行IPO的节奏可能会放缓,大量银行加快节奏上市,很有可能会带来吸血效应,让市场流动性不足的短板更加雪上加霜。

    IPO应阶段性搁置

     7月9日,证监会公告称,鉴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以下简称“瑞丰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值得注意的是,这是7月以来第2家被叫停审核的农商行,此前7月2日,青岛农商行也在上会前夕以同样的理由取消审核。

    从资产质量来看,瑞丰农商行的表现可圈可点。2015-2017年,瑞丰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3%、10.58%、11.44%;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2%、1.81%、1.56%。

    青岛农商行2017年财报显示,2017年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达21.36亿元,同比增长10.85%;年末资产总额2511亿元,较年初增长了21.01%。财报数据显示,青岛农商行2014-2017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2.38%、2.01%和1.86%。

    连续两家农商行IPO搁置也给目前尚在排队这些农商行的IPO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吕随启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目前整个市场行情比较悲观,这对IPO的定价肯定会产生影响。从融资数量最大化的角度来考虑,部分农商行IPO的节奏可能会放缓,大量银行加快节奏上市,很有可能会带来吸血效应,让市场流动性不足的短板更加雪上加霜。因此,从监管角度来讲,适当放慢银行IPO节奏也有利于稳定市场。

    不良贷款率仍是焦点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这两家未上会农商行的不良率都不算高,但不良贷款方面依然是发审委关注的焦点。对于瑞丰农商行,证监会要求该行说明报告期内不良贷款率变化的原因,报告期内是否均存在公司不良贷款率低于当地其他金融机构整体不良资产负债率的情形及其原因等。

    对于青岛农商行,证监会要求该行说明逾期贷款率和不良率变动趋势存在差异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逾期贷款未划分为不良贷款的情况。

    据银保监会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3.26%,较上年同期提高0.71%。青岛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虽然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但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连续四年持续下滑。该行2017年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1%,而2014年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1.42%。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今年成功过会的银行(长沙银行、江苏紫金农商行)在发审会上的情况后发现,不良率问题也被监管重点提及。具体来看,尽管长沙银行在2016年的不良率明显低于同行业,但发审委还是询问其低于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紫金农商行方面,发审委认为,紫金农商行在报告期重组贷款逐年增长,各期末不良贷款率逐年下降,部分行业迁徙率较高,要求该银行说明报告期内重组贷款比重呈上升趋势,且重组贷款占比超过逾期贷款占比的原因及合理性等问题。

    吕随启进一步指出,近期个别农商行不良率爆雷,这并非偶然现象,主要因为农商行自身盈利比较低,另外公司治理机制也不完善,此外在行业内缺乏竞争力,再加上宏观经济增速下滑、企业的盈利能力下降、贷款违约率仍在上升,行业内肯定还有很多农商行面临同样的问题,只是未被披露而已。

    评级接连被下调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已有6家银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7月10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对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的评级报告显示,邹平农商行2017年不良率飙升至9.28%,净利润仅10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末,邹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8.7%,已经远超出2017年末全国农商行平均水平3.16%。

    评级报告进一步指出,2017年末,邹平农商行前十大不良贷款均为当期新增,且均为存量正常及关注类贷款下迁而来,余额合计为3.58亿元。除最大单户6000万元不良贷款借款人为大型企业外,其余借款人主要为纺织、金属、木材等行业小微企业,上述企业近年来经营状况逐步恶化,2017年其贷款逾期后难以通过借新还旧等方式盘活,继续下迁至不良贷款。

    由此,东方金诚将邹平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下调“17邹平农商二级01”的信用等级至A。

    此外,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出具的评级报告中也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并将其2015年7亿元、2016年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据中诚信6月29日公布的评级报告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与之相应,该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暴跌至34.15%,资本充足率由11.77%锐减为0.91%,均远低于监管要求。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农商行评级下调的原因,多是来自于市场对于经济增速放缓、当地企业经营遇困的担忧,特别是去杠杆背景下,小微企业的经营压力加剧,进而导致银行不良率、逾期率上升,评级机构相应下调评级。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一洋看来,农商行的信贷资产质量较城商行和大行就有差距,客群质量有区别,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容易形成新增不良资产。从农信社改制发展而来的农商行,在资产质量上存在“先天不足”和“历史包袱”,存量不良资产没有妥善处置,因其质量较差,地方AMC资金有限,处置难度大,不利于化解存量不良。

    “未来农商行应积极拥抱金融科技,一方面提高内部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提高风控科技水平,在流程升级上提升资产质量;另一方面,更多对接巨头的互联网金融资产,提高资产收益和资产质量。”赵一洋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宋亦桐


责任编辑:刘燕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