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企业亲子园成职工急需福利 “带娃上班”需破冰前行

2018年04月 10日 10:28 | 来源: 工人日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原标题:企业亲子园成职工最急需福利,广州一企业自办亲子园实践表明:责任大、成本高、办园不易

    【焦点关注】“带娃上班”还需破冰前行

    试问,在办公楼里建一所亲子园、能带娃上班,对职工而言是何体验?

    近日,《工人日报》记者走访广东一些企业和职工发现,相比健身房、体检、生日蛋糕卡等福利,亲子园成职工最急需福利,这让职场爸 妈们“上班、带娃两不误”,深受职工欢迎。

    企业亲子园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职工子女托幼难、接送难、女职工产后返工难等实际难题。但囿于资金、场地、师资等限制,国内现在由企业开办的亲子园很少。有关专家表示,这还需要政府、社会和企业多方协力。

    职工:解决子女托幼难题

    在爸爸公司一楼的小菜地玩耍后,6岁的小宝和小伙伴们蹦蹦跳跳回到三楼教室。如今,小宝转学至爸爸公司里的酷猴亲子乐园已有一年半。亲子园的开办,让小宝的父母下决心把他从老家接回了身边。

    小宝爸爸刘松柏是广东芬尼克兹节能设备公司员工。公司位于离广州市区较远的南沙区,周边优质幼儿园稀缺,子女托管成了职工心头隐忧。

    “假如在企业内部有个亲子园呢?”2015年,公司董事长宗毅想到了开办亲子园来解决职工的实际难题。经筹备,2016年2月,位于办公楼三层的酷猴亲子园正式开园,接收6岁以下儿童。

    记者在现场看到,800多平方米的空间被分为语言区、文化区、艺术区、阅读区等多个活动区域,活动室里布满了小朋友们的画作和手工艺品。除了三楼的教室,办公楼一楼的菜地、二楼恒温泳池和五楼活动室,都是孩子们的活动区域。

    “和父母一起来公司的时间,就成了一个很好的亲子时间。”亲子园执行园长陈启凡说。

    有调查显示,城镇家庭中3岁以下儿童入托儿所或亲子园的比例仅为0.9%。这导致不少女职工生完孩子后要在家照料,直到孩子上幼儿园。“然而,离开职场3年,会造成女职工工作经验和人脉的流失。”陈启凡认为。

    亲子园接收的孩子从1岁半到6岁不等,“解决了女职工的后顾之忧,能让她们度过哺乳期后更顺利地回到职场。”陈启凡告诉记者。

    此外,亲子园还解决了职工子女的留守问题,陈启凡说:“我们曾统计过,园里的孩子最高峰时有一半是从外省市的老家接回来的,凭这一点,亲子园的创办还是很有意义的。”

    企业:要场地、要师资、费用高

    目前,酷猴亲子园有41名学生,分两个班,每个班有3~4名老师负责,再加上生活老师、后勤老师等共11名工作人员。虽是企业内自建,但它在质量把关上和一般的幼儿园并无二致。

    然而,刚开始时,酷猴亲子园也面临诸多难题。 首先是招生。2016年刚开园时,大部分职工对此持观望态度,只有寥寥几名职工让孩子报名入园。那又是如何达到如今41人的规模呢?陈启凡透露,“靠的是‘口碑传播’。”

    刚入园时,刘松柏担心小宝脾气大,欺负其他小朋友。亲子园定期开设的父母课堂,让刘松柏对育儿知识有了更多的了解,能给予孩子更科学的教育和陪伴。也让他意识到,孩子在父母身边长大,安全感更强,情绪也更稳定。

    如今,亲子园在职工中口口相传,每星期都会有新人入园,入园孩子的数字还在不断扩大。

    亲子园创办的初衷是服务职工,不以营利为目的,除一些活动费用由父母出钱外,其他费用如孩子伙食费、教学用品、老师薪资等都由公司补贴,“我们粗略统计过,去年一年我们补贴到亲子园的钱,平均到每个孩子身上有数万元之多。”陈启凡介绍,除此之外,亲子园还常组织孩子们去周边博物馆、动物园等地参观游览,部分费用也由企业承担。

    企业创办亲子园,一方面留住了很多技术研发人员、高端销售人才等,另一方面在招工时也很有竞争力。该公司人力资源部人士介绍,招聘时甚至有求职者明确表示,要保证孩子能进亲子园,才愿意入职。

    陈启凡坦言,亲子园又要“托”又要“育”,需要场地、费用、师资,这对企业来说都不容易解决。

    专家:需政府、社会、企业多方协同努力

    芬尼公司自筹自办亲子园的方式受到了多方关注,不少企业前来参观取经。而这只是企业办亲子园的模式之一,另一模式是借助第三方力量,引入品牌托幼机构,方便职工接送子女。

    上述两种企业亲子园模式各有优缺点,广东省学前教育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自办亲子园,需要企业自身有幼教的资源优势和资金实力支持;而引进专业托幼机构,则需要职工子女达到一定数量,企业能提供场地、资金等,支撑专业机构的运营。

    去年广东省总工会女职工部开展的《二孩政策下,青年职工的后顾之忧》调研中,孩子托管难题是受访对象最关注的问题,这就需要政府、社会、企业、家庭多方的协同努力。

    据了解,我国多数的日托机构只招收3岁以上幼儿,托儿机构短缺,公立机构不足,私立机构价格昂贵等都是托育机构面临的问题。对此,原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表示,政府监管部门要提前介入,为企业、社区办托育机构创造条件。最好是由政府出资向职工提供免费的托育服务。

    为解决职工子女托管问题,去年广州工会试点升级部分有条件的“爱心妈妈小屋”服务,以“职工亲子之家”模式开展职工子女公益性托管。去年8月,广州市总工会还发文公开招募“职工亲子之家”项目合作方,计划由区域性、行业性、基层工会牵头,为职工子女提供公益性托管服务的设施和场所,去年10月已遴选出30家广州市职工亲子之家的合作单位。

    就企业方而言,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万庆涛认为,企业应呼吁政府加大教育投入,在建立亲子园的条件规范上给予政策支持。或企业自己依法成立民营教育机构,在解决职工子女入学的同时,有空余学位可招收非员工子女入园入学,防止企业走自己办学的老路。(实习生 罗清峣 邓伟琪 记者 叶小钟)


责任编辑:刘燕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